今年动力电池产量或下降 长期趋势依然乐观

今年动力电池产量或将下滑,同时动力电池企业或将进一步减少,行业洗牌加速。后期随着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及利好政策出台,新能源汽车补偿性消费需求将显著增加,动力电池产业长期趋势仍然向好。

动力电池行业正面临着严峻考验。补贴退坡的不利影响还在持续,新冠肺炎疫情又让低迷的市场雪上加霜。

2020年1月,国内新能源汽车产量和动力电池装机量同比下降过半。中国化学(601117)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动力电池应用分会(下称“动力电池分会”)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量4.86万辆,同比下降52.3%;搭载的动力电池装机量2.32GWh,同比下降53.5%。

变数增多,挑战升级,现阶段动力电池行业的发展情况如何,未来又将走向何方?

今年动力电池产量或下降

随着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动力电池企业复工率逐步提高。了解到,截至目前,宁德时代(300750)、比亚迪(002594)、国轩高科(002074)、力神电池、亿纬锂能(300014)等动力电池产业链上的企业已经复工,生产逐步走向正轨。

“值得注意的是,复工并不代表复产。受审批难、人员到岗难、防疫物资保障难、产业上下游配套难、物流不畅等因素影响,很多动力电池企业虽然已经复工,但产能运转状态并不饱和。”中南大学教授李荐指出,目前动力电池行业产能恢复在八成左右,全面复产、达产仍需时日。

李荐认为,总的来说,新冠肺炎疫情对动力电池行业冲击较大,叠加补贴退坡造成了新能源汽车产销量缩水,今年动力电池产量或将下滑。

事实上,近日,能源咨询机构伍德麦肯兹已将2020年中国新增电池产能的预期从原来的261GWh下调至237GWh,产能预期减少约10%左右。

伍德麦肯兹的预测不无道理。动力电池分会公布的数据显示,1月,排名前十的动力电池企业装机量均出现不同幅度下滑,其中宁德时代装机量为1328.24MWh,同比下降35.95%,比亚迪装机量为251.08MWh,同比下降81.70%。李荐表示,装机量的普遍下滑必将影响电池企业的新增产能规划。

引发产业链连锁反应

“市场紧缩、停工停产致使动力电池企业收入锐减,但房租、工资、利息等刚性支付难以避免,企业现金流压力倍增,一些原就实力较弱的企业处境将更加艰难。”李荐直言。

一位不愿具名的国内动力电池企业负责人表示,延期复工已经导致企业供应能力受到影响,由于疫情,国外厂商从中国进口零部件更为谨慎,部分车企正在寻找替代供应商,后续发展不确定性随之增加。

据动力电池分会的统计分析,2019年,我国共有新能源汽车配套动力锂离子电池企业79家,较2018年减少了13家;而在疫情影响下,2020年,动力电池企业或将进一步减少,整个行业加速洗牌。

李荐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动力电池需求疲软,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企业或会面临倒闭风险,而头部企业拥有雄厚的技术积累、足够的资金支撑和快速的市场反应能力,受到的影响有限。

注意到,2月26日,宁德时代发布非公开发行预案,拟募集不超过200亿元,用于动力电池及储能电池项目建设、研发及补充流动资金。所募集的200亿元资金将用于五大项目,这些项目达产后将合计新增锂离子电池年产能52GWh。

作为动力电池制造大国,国内动力电池生产受限,也影响到了国外整车等下游领域的零部件供应。博世首席执行官沃尔克马尔·邓纳尔日前表示,疫情可能会影响其全球供应链,且该供应链严重依赖于中国。

值得一提的是,在日前韩国市场研究公司SNEResearch发布的2019年全球锂离子动力电池出货量榜单中,排名前10的企业中国有5个,而在2018年,中国企业占据了7个席位。业内人士表示,一边是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增长放缓,甚至部分头部企业出现负增长,另一边是海外电池企业装机量快速增长,结果便是部分国内头部企业被挤出前十阵营。

长期趋势依然乐观

“新能源汽车市场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策扶持力度。国家对新能源产业的发展规划不会改变,2020年新能源汽车政策总体仍比较积极,这也是动力电池需求量基本稳定的保障。”李荐说。

近日,商务部市场运行司副司长王斌表示,商务部将会同相关部门研究出台进一步稳定汽车消费的政策措施,减轻疫情对汽车消费的影响;鼓励各地根据形势变化,因地制宜出台促进新能源汽车消费、增加传统汽车限购指标和开展汽车以旧换新等举措。王斌指出,疫情对汽车行业的影响是阶段性的,随着疫情得到控制,生产生活逐步恢复,后期汽车的补偿性消费需求将显著增加。

2月24日,工信部印发《关于有序推动工业通信业企业复工复产的指导意见》,提出推动重点行业企业复工复产,其中就包含了“锂离子电池产业”,这无疑也是一大利好消息。

此外,李荐指出,我国动力电池产业整体技术水平已跃居世界前列,国际市场对国内企业的认知度日渐提升。中小型动力电池企业也要走出国门,积极拓展国际市场,如越南、印度、巴基斯坦等发展中国家或地区,进行适应当地市场需求的产能布局,一方面能够释放国内竞争压力,另一方面可以达到分散风险和全面发展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