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个税政策:10月实发工资较9月将明显增加

按照新个税税法实施两步走的计划,工薪阶层将在今年10月第一次享受到减税红利。初步测算,月收入2万元以下的人,税负下降近一半,也就是说,同等条件下,工薪一族10月份收到的实发工资数额较9月会有明显增加。

此前,财政部副部长程丽华表示,个税改革后,月收入2万元以下纳税人税负可降低50%以上。

对于这一减税效果,渣打银行发布的报告也显示,新税法施行后,估算月收入14000元以内税负减轻幅度接近70%。

月入2万减税明显

2018年10月1日,工资薪金所得税的“起征点”提高至每月5000元先行实施。随着新政策的逐渐临近,对工薪一族来说,究竟哪些收入可以并入工资、薪金所得来缴纳个人所得税?

9月19日,一位税务系统人士告诉记者,员工取得除全年一次性奖金以外的其他各种类型的奖金,如半年奖、季度奖、加班奖、先进奖、考勤奖等奖金,都可以与当月工资、薪金收入合并,之后统一按照税法规定缴纳个人所得税。

以税前应发工资2万元为例,假设9月应发工资是2万元,按照起征点3500元计算,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等社会保险费和住房公积金的扣除标准为3500元。

则9月份取得的工资应纳个人所得税的具体算法如下:(1)应纳税所得额=20000元-3500元-3500元=13000元。(2)应纳税额=应纳税所得额×税率-速算扣除数=13000元×25%-1005元=2245元。

那么在3500元起征点标准下,9月份的实发工资为14255元。

10月1日后,个税起征点调整为5000元,在五险一金保持3500元不变的同等条件下,则10月份取得的工资应纳个人所得税的具体算法如下:(1)应纳税所得额=20000元-3500元-5000元=11500元。(2)应纳税额=应纳税所得额×税率-速算扣除数=11500元×10%-210元=940元。

也就是说,在起征点调到5000元后,10月份实发工资为15560元。10月份实发工资比9月份增加1305元,即个税少缴纳1305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10月1日实施的过渡政策包含了双重减税措施。一是由原每月3500元的减除费用标准提高到了每月5000元;二是适用新的税率表,由于新的税率表拉大了中低收入的税率级距,减轻了中低收入者税负。

记者了解到,根据《个人所得税法》,单位发放或纳税人实际取得工薪所得的月份为税款所属期,扣缴义务人和纳税人均应于取得收入的次月申报期内,办理该税款所属期应纳税款的扣缴或自行申报手续。

举例而言,2017年9月申报期内,扣缴义务人和纳税人主要申报的是2017年8月份取得的工资薪金所得。

体现税收法定原则

“个税税法中的多处修订都涉及行政法规制定的授权。原有税法下,大多数行政法规的另行制定直接授权给了国务院财税部门,此做法已经不符合《立法法》的要求。”普华永道中国税务合伙人杨治中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按照《立法法》规定,新个税税法将相关行政法规的制定权仅授予国务院,并要求国务院将来报人大常委会备案,这体现了税收法定原则。

据悉,在一审草案中,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和有关人士就对现行个人所得税法保留过多的“越级”授权立法条款表示不满,认为其有悖税收法定的大原则。

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他认为,一审草案中关于个税法律相关授权立法工作没有授权国务院,而是授权国务院所属部门的财政部或者税务总局,也就是法律中所称的国务院财政、税务主管部门。“其实相当于空白授权,税收法定原则体现并不明显。”

不过,新实施的个人所得税法中,除极少数授权外,多数授权都直接对国务院进行授权,并要求其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备案。

以备受关注的专项附加扣除为例,一审草案的表述是授权国务院财政、税务主管部门等有关部门确定。但在新法第六条规定:专项附加扣除,包括子女教育、继续教育、大病医疗、住房贷款利息或者住房租金、赡养老人等支出,具体范围、标准和实施步骤由国务院确定,并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施正文认为,专项附加扣除标准比较复杂,如果仍停留在各部门之间,最终难以形成共识,目前新税法已经上升到国务院层面,为未来的统筹管理提供了便利,符合《立法法》的要求,体现出税收法定原则。

经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新修改的《个人所得税法》自2019年1月1日起施行。在全面实施前,2018年10月1日至12月31日期间为“过渡期”。

上述税务系统人士表示,新个税法实施,个人取得综合所得改为按年来计算个人所得税,那么原来按照代扣代缴的现改为了预扣预缴,对企业来说,需要注意汇算清缴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