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与院线界限已模糊 商业主旋律网络电影是趋势

宅家避疫,让网络电影全面爆发。据统计,今年1月优酷、爱奇艺、腾讯三大平台共上线64部影片,创下去年7月以来网络电影数量的月最高纪录,且上线影片中12部影片分账票房破千万元,创历史之最。

与此同时,《囧妈》《肥龙过江》等几部院线电影转网,也引发新的行业猜测。疫情之下,影视是否要转向线上发展?面对机遇和挑战,网络电影的未来又将如何?

网络与院线的界限已经模糊

“网络电影收益按点击量来算,爱奇艺有效点击A类影片2.5元/次,流量越高分账收入越大。”编剧、导演、制作人孔文波注意到,疫情期间网络电影点击率增加了10%至20%,而且还在持续增长,他参与的几部影片近期都有不错的收益。

“在网络电影诞生之前,全世界有70多万部电影;在网络电影诞生后,几年时间中国就增加了几万部电影。科技的发展,让电影数量增加了,市场变大了。”去年10月底,爱奇艺等多个视频平台倡议以“网络电影”一词替代“网络大电影”,爱奇艺创始人龚宇表示,一字之差,一定会成为网络电影史上的重要标志。

孔文波介绍,现在很多网络电影会去申请“龙标”(《电影片公映许可证》),可去院线放映,这意味着网络电影和院线电影的界限已经模糊。

“可是,网络公司的盈利模式养不起电影。”上海电影家协会副主席、上海戏剧学院教授石川认为,网络上成本回收方式决定网络电影只能以低成本方式存在。“《囧妈》这种投资级别的电影转到网络播出,有多少人能负担这个高昂成本?当然,院线电影也有小成本的,但以小博大是个别现象。”

截至去年6月,全国网络视频用户规模达7.6亿。爱奇艺、腾讯视频两大平台的付费用户规模先后破亿,全网整体付费用户约3亿。数据显示,网络电影全年的正片累计播放量从2018年的38.9亿次上涨至48.2亿次,同比提升24%,行业影响力正在覆盖更大范围的增量群体,但增量市场还远没有饱和。“随着资本退潮,很多投资方更倾向于小的投资。网络电影前景一定会非常好。”孔文波说。

商业主旋律网络电影是趋势

小成本、低制作,内容打“擦边球”等,是过去困扰网络电影发展的重要问题。制片人沈志慧最近在筹备一部青春题材的网络原创电影,她认为,现在的网络电影不乏高水平制作的作品,内容在逐渐向精品化发展。“院线有的,网络都不会缺,整套流程差不多。”她认为,最近网络电影点击增长,市场逐渐扩大,但在题材上还有欠缺,“希望大家做好内容的同时,也把观众的需求看在眼里”。

石川认为,由于投资成本的悬殊差距,导致了网络平台没有办法和院线竞争。“有段时间我不愿意让学生去拍网络电影,担心会越拍越差。不否认有些网络电影的创意不错,比如筷子兄弟的早期作品,但电影是工业化的,网络电影投资规模的限制,撑不起电影的工业化制作。”

如今,不少影视企业都在关注商业主旋律网络电影的开拓。孔文波预计,明年建党百年时会有很多相关题材电影、电视剧出现,网络市场可能会涌现出一批主旋律作品。

“网络电影的流量向头部集中。高投资影片和票房破千万元影片同步上升,市场整体提质降量,优胜劣汰。”在爱奇艺电影中心总经理宋佳看来,内容付费市场与在线电影市场仍有较大市场潜力,网络电影市场急速生长后将出现U形转弯,那些有能力突破弯道的人可能会冲向新的高峰。

孔文波认为,网络、院线会长期共荣共存。“相信等疫情过去,观众还是愿意去院线观影。但网络电影也适合家庭消费,中国是人口大国,还是要满足很多边远地区、没有条件看院线的观众口味和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