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复诊或纳入医保报销范围 未来公立互联网机构看病更便宜?

近日,国家医保局发布《关于完善“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和医保支付政策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南都记者留意到,报销纳入主体主要为公立医疗机构,而互联网医疗构成的另一方第三方互联网医疗机构,哪类机构哪些服务会纳入医保统筹报销目前仍待商榷。

对此,南都记者从平安好医生、微医、好大夫在线及春运医生等机构采访了解到,对于政策上述公司态度普遍表示欢迎,而面对是否纳入医保报销这个不确定因素,也有公司负责人则表示“医保报销的服务与公司的业务方向并不一致”。

在线复诊或纳入医保报销范围

据南都记者了解,目前执行“互联网+医疗服务”(下同互联网医院)的机构有两大类型,一类是公立医院主导的互联网医院,另一类则是第三方主导的互联网医院。

目前公立医疗机构开展的互联网医院,主要形式为部分常见病、慢性病的互联网复诊(已在线下进行首诊)、远程医疗会诊和诊断,以及基层公立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等。

根据《指导意见》,南都记者留意到,其首次将互联网医院有条件地被纳入医保支付体系中,而对于纳入医疗服务价格项目,《指导意见》则指出远程手术指导、健康咨询、健康管理以及便民服务等10项服务不属于“互联网+医疗服务”价格项目。

换言之,诸如线上复诊、远程会诊与诊断等与患者息息相关的项目则是是由政府定价,涉及医保、商保和自费,其中与医保支付范围内的线下医疗服务内容相同,且执行相应公立医疗机构收费价格的,经相应备案程序后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并按规定支付,换言之,相关政策若落地后,未来市民在开展“互联网+医疗”公立医疗机构进行在线复诊等,费用将会有医保进行统筹报销。

据南都记者了解,目前第三方开展互联网医疗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是在线平台上提供的问诊服务,而另外一种则是依托自建线下实体医疗机构和与公立医院合作的互联网医疗机构进行。

若按照《指导意见》中定点医疗机构提供的“互联网+”医疗服务,与医保支付范围内的线下医疗服务内容相同,且执行相应公立医疗机构收费价格的,经相应备案程序后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并按规定支付,则意味着上述后者所提及的有望进入医保报销范围。

对于业界估值高的龙头公司系如何看待?对此,昨日南都记者分别向平安好医生、好大夫、春雨医生及微医等互联网医疗平台进行采访。其中,平安好医生方面回复称系“重要里程碑”、“对行业起到积极作用”,而好大夫在线CEO王航向南都记者表示,(互联网医疗纳入医保)创新实实在在地推进了一大步,同时他表示已经对行业作出呼吁自律,“保护这个来之不易的突破”;而春雨医生相关负责人则表示,“指导意见发布实际上是意料中的事,对于医疗行业宏观上都是利好的”;而微医旗下乌镇互联网医院副院长曲晓良则认为,就目前情况而言,依托医保定点医疗机构开设的互联网医院系“有机会纳入医保支付的范围”。

不过,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互联网医疗机构负责人向南都记者坦言,目前政策仅系医保部门对于管辖范畴,也就是医疗机构作出制定,“现在对于第三方互联网医疗机构而言,没有线下实体医院的前提下仅能算信息服务商,未来如何走向我仅能表示观望”。

未来公立互联网机构看病更便宜?

据南都记者了解,公立医疗机构开展互联网医院方面,诸如广东、四川等地均有相应的开展试点,其中广东在今年4月左右上线首批22家公立互联网医院,而广东省卫健委主任段宇飞还表示,年底广东50%的三甲医院将要上线互联网医院服务。

在医保报销兜底前,目前互联网医疗服务方面,公立与第三方收费方面如何?对此,南都记者以互联网问诊(图文问诊),将首期纳入广东互联网医院试点的公立医疗机构,与其他第三方医疗机构现有的同类服务价格(均对比广东医生)进行对比,南都记者发现,从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及主任医师三个档位医生收费价格来看,公立互联网医院收费方面普遍低于第三方互联网医院提供的价格。

例如在主治医师定价上,南都记者搜集目前纳入互联网医疗的公立医院发现,最便宜的为免费(目前主要是广州市妇儿中心),最贵价格为50元,而就第三方互联网医疗机构而言,目前就定价方面最便宜的为微医的5元,最高的为500元;又如主任医师方面的问诊定价,公立医院方面为免费至100元,而第三方平台,该级别医生最低价格为30元,最高可定至1000元左右。

不过据南都记者了解,公立医疗机构与互联网平台在问诊的定价体系上,存在单位定价和医生自主定价。而就广州参与互联网医院的公立医疗机构方面,其价格目前也是不一致的,例如广州市妇儿中心,南都记者留意到其该业务价格现为免费;而广医二院开展该业务系“10元均一”,即所有职称医生在参与互联网复诊价格均为10元,而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则按照医生职称进行分档;另外南都记者还在参与广东首批互联网医院的南方医院互联网问诊页面上留意到,该院除在上线之处曾宣传有医生在线服务外,截至昨日在该页面上并无显示任何专家或专家问诊入口。

那么,对于公立医疗定价所提供的服务质量到底是如何?南都记者接下来将会进行相应关注。

部分公司称“竞争面不一样”

即使目前报销比例未定,但如果线上问诊等互联网医疗服务有医保兜底时,划定一个合理的价格也可能是必然趋势,公立互联网医院有可能会有更多的价格优势,广州某三甲医院一信息科人士向南都记者表示,目前广州公立医院医生诊费系按照级别进行划分(10元、20元与50元,不计特诊),未来不排除“会按此标准进行定价”;而国家医保局医药价格和招标采购司副处长翁林佳亦曾通过媒体表态,(互联网复诊)收费标准并不是按照“医生级别来划高低”,而是按照一致的收费标准。

当然,对于开展网上复诊且作为主营业务之一的第三方互联网医院而言,短期内是否会对其主营业务带来冲击?

对于此事,春雨医生上述负责人向南都记者称,各大互联网公司此前提供的效率工具类服务,根据文件是不可能进入医保范畴的,但也不存在冲击一说,“业务面对的对象与市场完全不一样”,健康咨询、日常健康管理付费方式、运营逻辑与医疗服务也大相径庭,暂时不会受相关文件出台的影响,“(而且)互联网公司有可能会承接一些溢出(即医保外)的需求”。

王航则坦言,对于基本医疗服务来说,首要任务是保基本,应用互联网+以及信息技术要的关键原则是降本增效;而对于市场化服务来说,关键点是提供个性化、多层次选择。

互联网健康管理应发力商保合作

据南都记者了解,从广义的互联网医院提供的业务范围中,特定人群(包括慢性病、肥胖等)健康管理是其中一部分。不过《指导意见》上关于健康管理方面,该项目是由市场定价、家庭自负。

王航认为认为,互联网服务一旦进入医保范围,会不会导致过度使用,会不会让老百姓的救命钱被滥用,这是新政策要考虑的一个风险。

对此,业界也认为,目前健康管理暂不作医保支付项目,对于做慢病公司发展不利,“更多应考虑商保方面的合作”。

根据银保监局今年8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健康险原保险保费收入4444亿元,同比增长31.09%,赔付支出方面为1229亿元,同比增长39.18%,赔付增速高于其他险种。

天风证券等券商研报指出,健康险赔付增速高于保费增速的趋势可能一直持续下去,加之市场价格竞争激烈,费用不断攀升,健康险行业整体利润水平正在被压缩;对此有业内人士看来,以互联网为载体的健康管理,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人体健康、减少疾病发生、提高生活质量,同时对于减少医疗支出和保费赔付方面系有所帮助。

春雨医生上述负责人向南都记者指出,将互联网健康管理纳入商保体,系确实是目前该业务在未明确是否纳入医保下可发力的一个点,“但大的原则是,(互联网健康管理)提供的一定是效果可以评估的诊疗服务,而不是单纯的随访咨询服务”。

采写:南都记者 贝贝 马建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