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假流量带来“虚假繁荣” 国内刷量产业的人员规模累计达900多万

在流量为王的互联网时代,虚假流量已经渗透到整个网络世界。近日,有专家指出,各类刷量平台在我国已超过1000家,刷量产业的人员规模累计达到900多万。

从地下某个刷量平台订单信息来看,在整个行业中,被刷最多的数据依次是:文章阅读量、电商评价和其他。

刷量需求者的地域性比较明显,主要分布在互联网经济发达的沿海地区。其中,广东、北京、山东三地的刷量人员规模遥遥领先。

6月10日,公安部开展的“净网2019”专项行动中,2018年蔡某新歌视频1亿转发量的幕后“黑手”之一——星援APP被查。案件被定性为刑事案件,该软件应粉丝刷流量需求在半年内吸金800余万元。

为了对抗刷数据的不正之风,爱奇艺于2018年9月3日,发布了《告别唯流量时代,爱奇艺正式宣布关闭显示前台播放量》的声明。

今年1月18日,另一视频巨头优酷也宣布全站关闭前台播放量显示,要破除“数据论”喧嚣,回归本心。

此外,小红书官方发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社区反作弊报告反映,小红书平均每天清理刷量笔记4285篇,其中除机器刷量外,每天有920篇人工刷量笔记被清理;

平均每5分钟清理18.6个刷量账号、168个虚假点赞、135个虚假收藏、571个虚假关注;

准确率方面,实现了0.1秒识别机刷,对人工刷量识别准确率已达到99.9%

今年6月3日,北京互联网法院对全国首例“暗刷流量案”公开进行审理并宣判。被告许某向原告常某购买了网络暗刷服务,在15天内刷出2700万点击量。但许某没有按合同规定付款,被常某诉至法庭。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全部诉请,认定涉案合同损害社会公共利益,违背公序良俗,属“绝对无效”,并作出收缴二人非法获利决定。

专家建议,在虚假流量的整治上,要进一步落实通信实名制的规则要求,只有加强对各类通信卡号的控制和管理,真正全面落实实名制,才能切断恶意注册的最上源头。

封面新闻记者 廖秀 剪辑 吴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