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热潮、视频风潮 为媒体产业振兴提供机遇

播客、播主出现的时间稍晚于博客、博主,曾在本世纪初引发过一阵播主自制视频的流行热潮。但视频真正意义上压倒文字、图片,成为社交网络上最受欢迎的内容,还是最近几年的现象。信号等级升级,流量资费降低,这让用户更愿意随时随地拿起手机看视频。通过变音配音的短视频迅速走红,不同类型的短视频网红纷纷涌现。几大视频平台都建立了开放平台,短视频创业一时间蔚然成风,社交网站则为其中的佼佼者走红提供了短视频内容社交传播的渠道。

短视频热潮、视频风潮,究竟是不是一时现象?视频为王的时代是否真的已经到来,已经具备了重塑媒体生态和用户惯性的可能,具备了将创意变现的可能?针对这些问题,我们不妨一读Netflix前内容副总裁罗伯特·金奇尔与搜索引擎公司首席文案马尼·佩伊万合著的《订阅:数字时代的商业变现路径》。

这本书开篇指出,网络视频时代的到来,不仅意味着平台为草根创意人才获得成功提供了渠道,而且也有助于重新提振音乐工业、电影工业、电视工业甚至竞技体育产业的发展水平。因为到了移动互联时代,广义上的媒体产业可以找到新的变现收益来源,其收益额很可能大大超出过去凭借广告和订阅费用所获得的收入总额。

本书指出,经过多年培养,而今无论是在美国、中国还是欧洲等地的市场,用户为媒体产业企业的数字产品付费订阅的习惯已经建立,视频作为媒体产品的重要形式,其意义就在于比过去的产品形式,更能培养起黏性。而视频平台,还可以为视频产品提供基于算法排序的广告配套服务,使得内容生产者可以获得更为稳定的广告收入分成。

对于报纸、杂志、电视等新闻媒体来说,短视频的流行,也创造出了难得的机遇。新闻产品可以以短视频的方式,更高效地在视频平台和社交网络平台上进行分发,而且还能实现用户与媒体企业更直接的互动。有趣的是,一些媒体企业已经开始采用人工智能技术自动编写诸如股市变动等日常题材的新闻,然后用更多资源支持资深记者、制作团队专注于深度新闻报道——两种方式产出的短视频,对应填补了用户对于新闻产品的不同需求。

当然,在美国等一些国家,监管部门也要求视频平台以及主流的社交网络平台尽到对用户自制视频作品的监管义务,设定监管底线和标准。

书中还指出,美国的一些视频平台在创建之初,就确定了向创作者付费的理念。因为只有这样,视频内容的原创生产才会变得可持续,才能让优秀的创作者拥有改善装备、制作更精良短视频、聘请专业人员进行后期制作的资金,才不至于出现各家视频平台的用户自媒体之间互相抄袭等恶性竞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