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一用更多时间学习和思考 助力币安走的更远


       何一,作为币安的联合创始人,也许在20多岁当老师时,后来做主持人时,一脚踏进币圈又抽身而去时,赶在30岁前重返币圈时她迷茫过,但加入币安后,她的目标是清晰的,对自己的未来也是清晰的。这样的何一,在遇事后会格外的冷静,因为她相信,币安的发展方向是对的。

去年11月,正值中国监管再次针对数字货币行业展开大规模整治的起点,提供买卖服务的交易平台是此轮摸排的重点。在北京,BISS团队遭调查,在上海,IDAX被警方立案,而币安仅官方微博被封。2年来,这位负责币安集团市场和品牌的联合创始人,跟着她的创业公司一路从各种风雨里趟出来,官微被封在她眼里已经算不得大事儿。

12月,何一的微博被封。"没有微博,一下子少了很多声音,可以沉下心思考了。"何一曾说道。同一天消失的,还有区块链项目波场创始人孙宇晨的微博。

币安何一:相信数据会说真话

50多万粉丝的个人微博号,多少让何一觉得有点可惜,那里几乎记录了她近乎10年的成长史,有她个人对生活、工作的"碎碎念",也有她从主持人跨界进交易所、又转身短视频平台的职业标记,既是她自居为"币安首席客服"后能直通用户的沟通渠道,当然,也是她与同行唇枪舌剑的战场。

何一重新注册了新的账号,没能活过一天。琢磨被封的原因时,她自我审查了一番,"可能是发那个'不想努力了'基金,被纳入恶俗营销了。"发现最近被封的大V不只她一个后,也便当成了币圈寻常事一样不再理会。

但后续的影响不可避免,最麻烦的要数澄清和辟谣的中文发声渠道遇阻——假的币安微博开始自黑,假何一开始向用户喊单;接受媒体采访被断章取义带来外界误读时,何一没法在受众更广泛的管道里表达,只能将微信的朋友圈作为一个出口,见假打假,见谣辟谣。

(微博"被消失"后,何一的辟谣日常转战微信)

没法在网络公共空间表达,不见得是件坏事。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何一发现,她不再需要被外界噪音牵着鼻子跑,以前被信息覆盖的碎片时间回来了,她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想"上,"思考币安目前整个的战略布局是不是合理,需要优化的地方在哪。"

从前只能挤时间翻几页的书,如今也有空好好读了。不到一个月,何一看完了3本书。曾鸣写就的《智能商业》对她的触动最大。这位被誉为阿里巴巴"军师"的人物,将他在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领域实践了十多年的思考汇结成书。何一一边读,一边验证自己和币安。

曾鸣用"看十年,做一年"来阐述远见和行动应该形成的反馈闭环,"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你相信了,你往那个方向努力了,它オー步步地变成现实。"书里阐述的理念,正是何一和币安都曾经历的,她的搭档赵长鹏已经在2019年的万字回顾里,预见了未来10年的行业变化,"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将无处不在",而币安将以更加去中心化的理念做准备。

当何一不在公共场域发声期间,外界对币安的"盯梢"并没有降低。特别是在当前加密货币市场走凉和监管环境趋严的双重压力下,这家头部平台的意见领袖被迫失语,一举一动反而更受关注,数据表现是一个硬性的指标。

11月19日,Bitwise Asset Management向美国SEC递交的比特币ETF报告中,以10家交易所为数据采样做了市场份额对比。币安在这10家交易所中的市场份额在2019年7月占有达到53%;5个月后,也就是2019年12月初,币安的市场份额上涨到了67%。

通证通发布的11月交易所月报对被列入统计的11家交易所做了综合评级,在对比流动性综合、资产储备、网站流量等因素后,币安是唯一一个获得五星评级的交易所。

"我一直相信,数据会说真话。"何一说。尽管市场监管变的严苛,尽管币安官方微博与何一的微博都被封号,但从数据交易量来看,币安的交易并未受到什么影响。这充分证明,币安之前的工作与服务是深入人心的,不会轻易受到外界的影响,这也许是币安走向国际化的原因之一吧!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