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回千百载,榕树贷款为您讲述融汇古今的汉服之美

提及最近的热播剧,《全职高手》必占一席之地。剧中饰演男主角的杨洋,也凭借青春热血的人设,俘获了大批小迷妹的芳心。

最近,杨洋的粉丝们将自己爱豆身着“汉服”的照片悉心整理一番,发布到微博上。照片中的杨洋完美地诠释了何为翩翩少年郎。温润如玉的君子形象,也让该微博迅速登上了当天的热搜榜单。

如今,“汉服热”的浪潮席卷而来,通衢广陌间身着汉服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汉服消费正迅速从小众圈层走向大众化。那么,汉服的流行从何开始?溯本穷源,其背后又有怎样的原因?未来汉服的延续之路又将何去何从?榕树贷款将为您带来深度解答。

缘起:2003年的郑州街头

在当代,汉服作为文化现象进入公众视野是在2003年。

2003年的郑州街头,一位名叫王乐天的电力工人身着自己缝制的汉服悠然踱步,引得路人啼笑皆非。他的行为在当时令人不解,但后来却被视为汉服复兴运动的起点。

在王乐天的影响下,汉服迎来了他的第一批拥趸者。“华夏复兴,衣冠先行”,在他们眼中,思想和文化在传播的过程中存在认知门槛,但服饰却没有。只要你喜欢,并愿意尝试,那么文化传播的问题自然也就迎刃而解。

虽然“汉服复兴”正蔚然成风,但严格意义上讲,“汉服”一词尚无官方定义。榕树贷款认为,“汉服”更多地是在扮演着汉族文化载体的角色。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张跣教授也表达了相同观点。他在文章中指出,“汉服”的概念无论在古代中国还是现代汉语中都不存在,它是汉服运动倡导者为宣扬自己的思想和观念而提出的,是总结了明代以前汉族服饰传统而形成的一个“类概念”。

复兴:从文化危机感到商品化需求

相信在早期汉服迷的心中,都有着同一座“圣城”,那就是汉网。如今的汉网虽落寞已久,鲜有问津,但那里曾是华夏文化复兴者的摇篮。

正当大家还在对王乐天的故事津津乐道时,汉网上的用户提出了灵魂拷问:“日本有和服,韩国有韩服,少数民族也有自己专属的服装,为什么历史文化源远流长的汉族却没有?”不难看出,这一质疑的背后,隐藏的是浓浓的“文化危机感”,是大众对“我是谁?”、“我来自哪里”这一问题的回应。

随着大众“文化危机感”的加强以及“文化复兴”的传播,汉服供不应求的缺口也日渐扩大,嗅觉灵敏的人萌生了开汉服店的想法——汉服若复兴,必将走向商品化。这种想法在当时遭到了一部分汉服迷们的反对,因为在他们心中,汉服复兴是一件极其神圣之事,走向商业化用来赚钱未免让这份圣洁遭到了玷污。

不过,时间向我们证明,汉服的商业化不失为一计良策。据悉,2018年,“汉服”关键词在天猫的搜索量已经超过“衬衫”,且销售量与2017年相比,同比增长了92%,其中90后占比为72%,95后占比48%。

榕树贷款认为,在经历商业化的转型之后,汉服文化不仅得到了很好地传播,且受众整体呈年轻化态势,这也为未来的传播提供了稳定的后续动力保障。

未来:不是复原,不是复古,而是复兴

当然,在汉服文化风靡盛行的同时,我们也要指顾从容地思考一下汉服文化的未来之路。

在汉服圈内,按照对汉服形制的考究程度,我们可以将其划分为三大圈层:形制派、中立派以及改良派。

形制派认为,汉服的设计应该严格遵循史料,兼具符合史实的形制、材料和纹样;中立派对此持中立态度;改良派则认为,若有利于汉服的宣传,汉服的日常化、时尚化改良也无可厚非。

榕树贷款则认为,汉服文化的拥趸者们,要做的不是汉服的复原、复古,而是汉服的复兴。毕竟,汉服是以华夏文化载体的形式存在着,其目的导向应为民族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形制上过度精雕细琢无异于南辕北辙,最终缩小文化传播的受众面积,成为文化发展的瓶颈。

诚然,并非所有“同袍”都具有对汉服文化的认同感,他们或许只是出于猎奇心理,将穿着汉服作为一种标新领异、寻找自我的一种方式,并不会去深刻地了解背后的文化渊源。

对此,榕树贷款认为,这一现象是由公民整体的文化意识水平决定的。无论是汉服文化,还是公民整体的文化意识水平,其发展均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不可一蹴而就。将千百年来流传下来汉服形制融入现代元素,或许能够让其更好地传承下去。